新冠最早鉴定者:病毒或曾隐秘传播 不一定起源武汉


湖北日报讯 3月29日零时06分,搭载着64位乘客的福州航空FU6779航班从宜昌三峡机场腾空而起,飞往福州。这是该机场首架复航的班机。

在疫情防控期间,东航成立了保障突击队,队员们的主要任务除了为旅客办理值机手续,还需要严格按照防控要求检查、核对旅客的相关文件。突击队队员白昊告诉记者:“之前入境进京旅客都在T3-D办理手续,人相对较多,有可能出现某个环节没有盖章等情况。所以我们要再次检查旅客相关手续,这是非常重要的环节。”

“该案存在诸多疑点。定案除了吴春红本人的有罪供述外,没有一份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吴春红在案发现场投毒;吴春红本人称,其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、诱供下作出的。”李长青说。

2018年9月,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,认定吴春红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确实、不充分,指令河南高院进行再审;2019年10月24日,该案在吴春红服刑的浙江省金华监狱再审开庭。

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案件资料亦显示,该案第四次开庭前,商丘中院相关负责人曾向受害者家属王战胜解释:“存在的主要问题是,吴春红供述的老鼠药的药包未找到,吴春红供述放毒药的裤子已提取,但未检出毒鼠强,而认定吴春红杀人的直接证据,只有他自己的供述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证据。因此,本案主要证据存在欠缺之处。”首都机场T2航站楼东航值机柜台,一名入境进京转机的旅客正提交相关文件。

2008年10月,商丘中院判处吴春红无期徒刑,河南高院于次年7月维持该判决。

李长青律师认为,该案存在诸多疑点:投毒动机说法多变,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春红投毒。同时,投毒现场未提取到任何与吴春红有关的证据。自2004年入狱以来,吴春红本人一直喊冤并持续申诉。

在完成值机后,入境转机旅客将在驻京办工作人员陪同下走专用通道过安检。进入候机区后,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将再次对旅客测温,走专用通道进入客舱。白昊告诉记者,国际转机旅客的座位单独发放,一般安排在后舱,其他旅客的座位相对靠前。

一名入境进京转机的旅客在驻京办工作人员带领下办理值机手续。

队员们为旅客测量体温。